Kpade

【冢迹/迹性转】野蔷薇 03

深海果味花落酱🍉:

-迹部单方面性转注意!


-前文 01  02


-迹部小公主先沉不住气,求助恋爱专家忍足小树洞。


求腿哥一记直球把她撩倒!XDDD












野蔷薇   03


最后是手冢不停地跟迹部道歉,并且答应她自己从今往后再也不吸烟,迹部这才眯着湖蓝的眸子,模棱两可地原谅他了。
他们来的这家餐厅主营各类法国菜。迹部尤其喜欢这里的甜点。可惜现在她已经是偶像实习生了,要对自己身材的要求更苛刻些,所以迫不得已要远离这类高热量卡路里的食物。手冢看着对面握着菜单的人咬着下唇,努力把眼光避开甜点那一栏的小模样,又好笑又心疼的。




“麻烦再一份蒙伯朗栗子蛋糕……对,正餐后再上。”
手冢突然叫住记完餐点就要转身离去的侍者,吩咐道。
迹部闻言有些诧异地张圆了嘴巴,不停眨着的桃花眼里闪烁着欣喜的光芒:“手冢手冢!你怎么知道本小姐想吃这个很久啦?!”
手冢宠溺地刮刮她的鼻头,又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嗯,我就是知道。”我知道关于你的一切,甚至比你本人还要清楚。所以,我能仅从你一个小小的眼神和动作,窥伺你的内心和企图。
“手冢,周末回一趟家吧。”
听到迹部的话,手冢放下手里的刀叉抬头。考虑到自己公司和迹部学校之间的距离和往返家里的路程时间,手冢和迹部现在住在位于市中心的公寓。他们一个月才返回市郊的本家一两趟。
“本小姐想伯父伯母他们啦……”迹部咬着调羹,发出的声音含糊而可爱,“也很想年伯母煮的菜啊……豆腐味增很好喝啊!……”
“好,那就回去。”手冢看着迹部吃完最后一块蛋糕,起身帮她拎包,绅士风度地向她伸出了手。
“还想去哪吗,我的小姐?”
迹部很是自然地挽上他的手臂,撩开了额前金黄的碎发:“给你个荣幸,陪本小姐逛街吧。”
“遵命。”




他们两人走进一家首饰店,迹部一眼相中了摆在柜台上的新品项链Venus。钻石的维纳斯女神张开臂膀和双翅,刀工细腻到可以细数翅膀尖上的根根翎羽。


“喜欢?”手冢示意店员取下它,帮迹部戴上去。她的肌肤很白,扬起了脖颈像优雅的天鹅。


“嗯。”迹部点点头,垂眼调节着项链长度。手冢见了,扶住她的手帮她将挂坠摆正。


“先生,您女朋友真好看。这款项链简直就是为她而量身定做的。”店员笑眯眯地看着互动的两人,招揽着生意。


“那个……”迹部刚想打断告诉她误会了,手冢接过话茬:“谢谢,我也这么觉得。”


迹部的脸一瞬间爆红,手肘狠狠地拐了他一下。


“请拿好。慢走噢两位。小两口超恩爱的,真让人羡慕呐……”最后一句话是店员对着店内其他人说的,手冢和迹部刚走到门口,也听了个真切。






“那个……”迹部刚想问手冢刚刚为什么那么接话,又觉得尴尬,硬生生转了个话题:“要去夜市吗?”


“不了,快下雨了。”


迹部撇了撇嘴有点不高兴,却也还是乖乖地上了手冢的车。


坐在副驾驶位上偷偷看手冢开车的侧脸,道路的车灯霓虹给他的脸颊打上柔和的淡光。迹部压下内心的悸动,做了新美甲的指尖轻敲着手机屏。犹豫了很久后打开了MSN,戳进了一个泛着蓝光的头像,手快地敲下几个字。


“在和谁聊天?”


“嗯……朋友。”


手冢见她神色闪烁的样子,也不追问。只是腾出手调高了空调温度,帮她打开了车座上方的灯。




【与“忍足侑士”的聊天】


【from me:忍足,本小姐到底要怎么样才会让人喜欢?】


忍足看到信息的时候刚好在喝水,直接瞪着眼睛喷出来。一边猛咳一边想,这位大小姐这是受什么刺激了,喜欢她的人明明可以挤满整个东京巨蛋好吧。


【reply“我的公主景酱”:小景?你是在开玩笑么?】


迹部犹豫了很久,觉得怀疑自己陷入双向暗恋这样丢脸的事情似乎不适合与他人分享,但一想到对面是个情场高手,还是暗暗在心里把他划入树洞行列。


【from me:本小姐觉得他肯定也喜欢我……可是他根本不给我任何表示!】


【from me:仓鼠抱松果生气.jpg】






忍足挑眉。敢情好啊,几个小时前才拒绝自己的大小姐这就不尴不尬不计前嫌啦?好歹给一个失恋的人一点缓冲时间吧。又想到自己亲了迹部手背后,街对面那个冷漠的男人冰刀一般锋利尖锐的眼神,忍足玩味地笑了笑。


【reply“我的公主景酱”:……是你们家那个大叔?】


【from me:手冢才不是大叔呢!】


【from me:突然害羞.jpg】


迹部羞得手机都要抛出去了,而另一边的忍足也从迹部的回复得知自己的猜想准确无误,直击问题中心。


【reply“我的公主景酱”:小景周末和我约会吧~~~你的侑士就会把他所知道的都告诉你哦!】


等了很久都不见迹部有反应,忍足以为那人又把自己的话当调笑了,正要切换手机界面,突然听见一声短促的“叮”——新消息的提醒。


【“我的公主景酱”回复你:……好。警告你别给本小姐耍花样。】



评论

热度(19)

  1. Kpade花少风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