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ade

小零食 3

宵旬:

#周泽楷








周泽楷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吸引力,早在他的学生时代就初露锋芒。


你和周泽楷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他天生就有一副好皮相,虽然那个阶段的男生都没完全长开,但倒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可爱感觉,再加上他的各科成绩都算优异,这样的优势不仅为他换来了年级里女生的关注,同时也让老师们对这个学生颇有好感。面对这样一个男生,说不在意都是假的,你控制不住自己的小心思,醒着睡着都念着他,只是你向来都是个缺乏自信的人,只敢将这样的情愫暗藏在心底,也就是说,这是一场暗恋。


临近毕业时,你抱着同学录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递到周泽楷手中,因为你俩实在是没说上过几句话,冷不丁地来上这样一出也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不过毕业后你就后悔了,自己今后说不定真就与他没有任何交集了,当时就该厚着脸皮去让他写上几笔,哪怕只签个名也好,只好还能当做一封回忆珍藏起来。


不过缘分还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只要有缘,人与人总会相逢。你与周泽楷考入了同一所高中,更加巧的是,你们成为了同桌。在他身边落座的第一天,你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思考了半天开口第一句该说些什么内容,你在脑海里设想了近十句开场白,但又觉得每一句话都有些不妥,最终打破平静的还是周泽楷的那句“好巧”。那时你们的课桌紧挨在一起,胳膊与胳膊间的距离不过十来厘米,你的余光里全都是他。


周泽楷还是和原先一样寡言少语,说话特别惜字如金,能用单音节词的绝不用双音节,能用词语的绝不用句子,能用一句表达清楚的绝对不用两句,但这并不会影响到他的人气。进入高中后的周泽楷成绩依旧不错,尤其是理科,这为班里的女生们提供了机会,每到午休时,周泽楷周围总会站着那么几个女生,拿着习题册和考卷问东问西,你的发言总是不够及时,那些女生几乎问掉了所有困扰你的疑问,这让你有些无奈,只好坐在一旁默默听着周泽楷为她们解答。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明明占据着这样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座位,却不能好好利用起来,你突然间就对自己有些失望。


不知从哪一天起,周泽楷突然就不愿意当这个“问不倒”了,他总是以一句“我也不会呀”搪塞过去,然后拿过你的本子开始轻声给你讲题,当你对此疑惑不解时,他说:“我不喜欢她们,偷偷跟你讲就好。”或许是因为终于有了这样的私人交流时间,你觉得自己的心里瞬间炸开了一朵小烟花,欣喜的情绪把整颗心都填得满满的,以至于你根本没能察觉出周泽楷话中深意,只是暗自想着这人可真皮,教人做题还要看是喜欢还是讨厌。多年后提起这件事,周泽楷笑着刮了刮你的鼻子,说你真是迟钝得够可以。


你与周泽楷的故事似乎充满了突然与意外。比如周泽楷突然地离开,放弃学业来到轮回青训营,准备走上成为职业电竞选手的道路;比如分别多年之后他突然打来的电话,告诉你希望能够和你见上一面;比如当你来到约定地点后,看见他手捧玫瑰笑得腼腆,完全无视你的惊愕,说出了更让你讶异的话,他说:“我想和你在一起。”。似乎是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他不断地做出一些让人瞠目的选择,同时又为自己的决定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在一个秋日的夜晚,你与周泽楷出门散步,两人在路口等待着绿灯,周泽楷站在你的身侧与你十指相扣,你侧过头去看他,路灯的光芒落在周泽楷身上,让他周身都笼罩上了一层温暖的光,但实际上,他也的确是个发光体。


“小周。”你开口道,“问你个问题。”


“嗯?”


“有没有什么事情让你确信自己能够做到,或者有没有什么东西是你觉得自己一定能够得到的?”


“有啊,有很多。”几乎没有犹豫,周泽楷答道。


你忍不住叹息:“真羡慕你,我就没这种自信,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肯定能做好什么事,也从来不敢确定什么。”


“有的呀。”听了你的话,周泽楷好像显得有些着急,他牵着你的那只手握得更紧了些,“怎么就没有了。”


其实你的本意倒不是想要寻求他的宽慰,只是单纯感叹一下罢了,但是看他认真的样子,你倒对他的话起了些兴趣,笑着追问道:“有什么呀?”


“有一件事你可以确定。”弃已经变绿的信号灯于不顾,周泽楷转过身来与你对视,短暂地沉默后,他极为认真地开口道,“我是你的。”




爱恋与羁绊化为温柔的话语,在这个深秋的夜晚窜入了灌满凉风的心脏。








-Fin-


#最后的梗源自乔一

评论

热度(364)

  1. Kpade宵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