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ade

[男神x你][王杰希]七年

宵旬:

#大概就是个两相难忘又失而复得的恋爱故事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好像所有事情从发生到结束都有固定的期限,短暂到刹车的几秒,漫长到保质期的几年。可是在十二万分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这份爱恋的终点却好像是未知的,就像你无法控制自己对王杰希的难以忘怀。


初接到工作的时候,其实你的内心有那么一些犹豫,倒也不是在害怕些什么,只是有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没来由的抗拒感。但考虑到在同事中你的确是最了解荣耀的那一个,你最终还是乖乖点头答应,成为了中国队的随队翻译。




职业联盟官博早已将国家队的成员名单在网络上进行了公布,你自然也知道王杰希是其中一员,但是当他真正出现在你眼前时,还是带给了你一股强烈的冲击感。与王杰希上一次见面距今竟隔了七年多的时间,但或许是因为你一直关注着荣耀赛事的关系,倒不存在那种分开多年的陌生感,反而依旧熟悉得不行。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指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王杰希,当他实实在在站在你面前时,你只觉得自己脑海里各式各样回忆的浪潮都翻涌了起来,一种类似想念却胜过想念的情感正不断地涌出,霎时间,有关青训营的记忆就这样在你脑内如同幻灯片一般放映起来,王杰希因错过午餐时间而在吃晚餐时狼吞虎咽的样子;因一天高强度的训练而感到疲惫,直接趴在电脑前睡着的样子;因与人发生争执而闷闷不乐的气愤样子;还有他笑的样子,尤其是对你笑的样子,都与眼前这个人重叠在一起,勾勒着他的轮廓。


在意识到自己内心戏有些过多之后,你赶紧向国家队众人打了招呼,然后微微低下了头,不再去看王杰希。说实话,你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够在短短几秒内有那么丰富的情感变化,但你的确感受到了,这些难以言喻的情绪不停地相互交织碰撞,几乎要擦出带电的火花,你只觉得自己的头脑带着脸颊都被这花火冲撞得有如灼烧般发烫起来,你希望它们能够快点找到一个宣泄口抒发出去,而它们也确实很快就找到了下一个载体,那正是王杰希本人。


柔软的情感化为千丝万缕,悄悄渗进了王杰希的心里。他自然认出了你,甚至在那一刻与你有了相同的感受,不过王杰希的表现不够明显,而你又选择了避免与他四目相交,于是就这样错过了他眼中瞬间闪过的一丝惊喜。




于你们而言,这是一场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久别重逢,但你觉得这次多年后的见面绝对不算成功,至少对你来说是这样的,因为你的紧张与窘迫几乎将你激得头皮发麻。


有些人永远学不会轻易放弃与轻易忘记,就算多给一些时间也最多学会闭口不提,你以前是非常看不起对待感情哭哭啼啼、难割难舍的人,觉得世界上怎么有这种窝囊废,拿不起放不下舍不得离不开,但是在遇到王杰希后你就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原来在真正遇到那个心尖尖上的人时,就会变得情难自已。




你的主要工作是在正式场合进行口译,比如世邀赛的开幕与闭幕时,还有进行赛后采访时,虽然观看比赛时的同声传译也是由你负责,但这些时候你都不会和选手们待在一起,而是会被带到指定工作区域进行翻译。也就是说,虽是随队翻译,但实际上你与国家队众人的私下交流也不算太多,除去相遇时的问候,最多的也就是和两位女选手对于各类娱乐新闻与潮流讯息的交流了,和王杰希说过的话更是少之又少。


七月十七日的小组赛第一轮是和挪威队的比赛,中国队赢得很漂亮,在个人擂台赛的部分王杰希再现了魔术师打法,并且完成了一挑三。在往日的比赛中,他为了团队而将个人色彩收敛了太多,这回能够再次领略这变幻莫测的风采,你激动得甚至在进行传译时声音都有些发颤。


当天的比赛结束后,国家队众人看起来心情很不错,一起去吃了顿大餐,当然,你也被捎上了。黄少天是个会活跃气氛的主,等大家都吃得差不多时,他便叽里咕噜地开始了自己的一番讲话,先是为自己擂台赛没能上场感到惋惜,又是像模像样地对王杰希大加赞赏,说他今天状态出奇的好,但说着说着他便安静了下来,然后冷不丁地叫出了你的名字。


突然被点名,这让原本一直安安分分坐在楚云秀身边一言不发的你吓了一跳,看着你身体突然僵直,然后小心翼翼抬起头的样子,方锐笑着让黄少天别这样咋咋呼呼,容易吓到小姑娘。你摆摆手说没事,表示只是自己走了会儿神,一瞬间有一种上课开小差被老师抓包的感觉,随即又看向黄少天,歪着头作疑惑状。




“少天估计是想说王队打擂台赛时的事。”一旁的喻文州率先开口。


“对,没错。”黄少天点了点头,然后直勾勾地看向了王杰希,“你打比赛的时候听不见解说所以不知道,我觉得翻译妹子肯定是你的粉丝,大概是太久没看你这样放飞自我了,今天传译的时候从她声音就能听出她有多激动了,尾音都是抖的,还破了次音呢。”




——是挺激动的,激动到快要飙泪,激动到恨不得说出一连串的脏话,激动到想要直接离开座位像个小粉丝一样欢呼起来。




“啊,我都没意识到呢,也可能是因为第一次给那么大型的比赛传译所以太紧张了吧,哈哈...”被看穿的你略有些尴尬地打着哈哈。


“是吗?”正当你以为自己能够蒙混过关时,对面的王杰希却开口了。




你抬头看了看王杰希,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眼里似乎带着些笑意。你张了张嘴,不知该作何回复,只觉得自己有些心虚,怎么说呢,就好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被暗恋对象看穿,可却又死犟着不肯承认,拼命为自己找借口,可却只能说出几个蹩脚的牵强理由,于是在进行了一番心理斗争后,你还是乖乖闭上了嘴。


包间内突然安静得出奇,气氛变得有些微妙,正当你思考着该说些什么来化解尴尬时,楚云秀开口了,她的声音不大,但是你却听的一清二楚,她说:“那是什么眼神?王杰希八成是恋爱了吧。”




“咳...”似乎是被呛到了,正喝着果汁的王杰希突然轻咳起来。


得了,他肯定也把那句话听得一清二楚。




晚上一回到房间你就去洗了个澡,刚准备舒舒服服躺在床上敷个面膜时,你的房门被叩响了,走到门边透过猫眼看了看,你发现门外站着的是王杰希。


你有些不知所措,靠在门边没有任何动作,门外的王杰希再次叩响门扉,一共敲了三下,不轻不重,极富节奏感,但是正是这三下敲门声,把你的心跳都给扰乱了。




在深吸了一口气后,你缓缓打开了门,然后摆出一副极为镇定的样子笑着开口:“王队,那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顺路过来看看。”


“大神,你住八楼,我住九楼,哪里顺路了?”你毫不顾忌地揭穿了这个拙劣的谎话。


“阳春白雪?”王杰希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反而自顾自地打开了新话题。


“不是,是个只能吃吃青菜豆腐的下里巴人而已。”你依旧笑,但心脏的鼓动却是越发猛烈了。


听了你的话,王杰希皱了皱眉:“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


“好啦。”你耸耸肩,“只记得住我游戏ID了?”


“怎么会。看你的态度有点不太敢确认是不是你,只好再拿游戏ID测试一下。”他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无奈,“为什么装作不认识我?”


你心里“咯噔”了一下,但仍强装镇定道:“我可没有。”


“...你倒也说得出口。”王杰希叹了口气,“你在躲着我。”


“我没有。”因为他猜得实在太准,你心中再次萌生怯意,干脆决定选择逃避,一边准备将门关上一边说,“不、不早了,明天还有比赛吧?你早点休息吧。”


“下一次比赛在二十一号,还有四天。”王杰希有些强硬地抵住门板,甚至跻身进门缩短了与你的距离,“为什么躲着我?”


“王杰希!”你略有些气愤地叫着他的名字,只觉得自己快要被他打败了,便颇有些自暴自弃意味地说道,“我为什么不能躲着你?以前被你甩了,所以现在怕尴尬不行吗?”


“那个...”仿佛你说了什么十分难以理解的话一般,王杰希迟疑了许久才开口,“你在说什么?”


“所以你是根本不记得这件事?还是你从来就没觉得我们在一起过?”


“不,我想你可能有些误会,被甩的人明明是我吧?”




“......”


“......”




“你在说什么?”在花了一些时间整理思绪后,你还是没能理解王杰希话中的含义。


“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要分手这样的话,当时先要离开的人是你。”王杰希义正词严地说道。


“我只是说自己最初选择去青训营并没有想要往职业选手这条路上走,等到了时限就要继续学业而已,我是说过我没法和你一起留在微草,但我可从没讲过‘分手’这样的话。不过话说回来,当初和我吵了一架的人就是你吧?在那边说着什么价值观不同之类的。”


“也只是这样而已,我没有提过分手。”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


“那你的意思是...”你突然就觉得自己像是被重锤击打了一下,胸口有些闷,“我们都没有跟彼此提过分手,但是都以为对方要跟自己分手,然后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分手了?”


“就现在的情况看来,的确是这样。”王杰希点头附议。




你觉得自己有些憋屈,分开的几年里你也不是一直处于空窗期,只是谈过的另外几场恋爱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你说不清王杰希有多好,可就是谁都代替不了,他的眉梢眼角他的笑,都成为了你最渴望的美好。


大概人一生的感情真的就是有限度的,原先你的感情都一个劲儿地用在了王杰希身上,就这样榨干了耗光了,时间一久,似乎恋爱的对象不是王杰希就不行,他像是在你心中占据了一个不可动摇的位置,仿佛只要是面对这个人就不存在喜新厌旧这个问题,因为他不止历久弥新,还有一种让人随时都能够旧情复燃的能力,你大概真的把他看得太重要了,仿佛你北上看到的冰川是他,南下追寻的极光是他,西去流浪的经幡是他,东去皈依的梵经也是他,老酒新茶都要与他共饮,大城小事都要说给他听。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你们却因为误会而分开了那么多年,事到如今都不知道该怪谁太傻,但多半是要怪你自己的,这么一想你就更憋屈了。




“我明白了。”你有些沮丧,像是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般提不起精神,你一边轻轻把王杰希往外推,一边垂头丧气地说道,“我有点困了,你也快点休息吧。”


大抵是看出你情绪不佳,王杰希倒也就顺着你去了,自觉地往门外走,在将要出门时,他又突然转身问道:“那我现在还有机会吗?”




——有啊,怎么没有。想要恋爱的心思全都用在他一个人身上了,现在自己也就剩个空壳子,干脆利索地把命都交给他,然后他好你也好,你们一起度日,从此也只惦记着彼此,多好啊。


但你没敢这样说,只是沉默着,直到门快要合上时才轻轻撂下一句:“大概吧。”


在门被关上的下一秒,你就步伐极为轻快地走到床边,在身体沾上床的那一刻笑了起来,然后开始感叹自己装得可真像,明明心里早就开了花了,表面上居然还能摆出这样一副正经样子。


原本还想要敷个面膜的你此刻却已没心思去思考这些,满脑子都只有王杰希的身影,这真是最惊喜的事了,就好比与人赌气,你转身离开,漫无目的地逛来逛去,在不知不觉中走回去后,却发现他还在原地等候。




“王杰希果然是恋爱了吧?最近他的气场都有些怪怪的。”这已经是你不知道第几次听见楚云秀跟苏沐橙说这句话了,女生骨子里难免有那么一些八卦的天性,两人对于这个问题十分热衷,而每当你听见她们的谈话时就只会在那冲她们笑,李轩跟两人打趣,说她俩八卦到你都受不了了才只好保持微笑,可只有你自己知道,你只是被快要涌上头的恋爱热浪冲得晕晕乎乎了。




当晚,王杰希约你一起出门走走,你也没有多做推脱,干脆地点头应允。两个人就这样站在酒店露台上眺望灯火辉煌的城市与漫天繁星,王杰希站在你的身侧一言不发,但这时的沉默倒也显得颇有些浪漫色彩。


一阵晚风吹拂,扬起了你的发丝,也将王杰希的话语吹到你的耳畔,他说:“我想追你。”


“那你打算怎么追我呢?”


“有两种情况。一般来说就是该走流程的,我想办法接近你,和你成为朋友,含蓄地对你示好,和你的关系变得暧昧,再找个成熟的时机向你告白。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你其实也没能放下我,那我就跳过之前所有步骤,直接进入最后一步,向你告白。”像是当事人完全不是自己一般,王杰希极为冷静地陈述着,虽然你不知道他是不是和你一样,只是故作镇定罢了。


“王杰希,微草允许队内恋爱吗?”你突然这样问道。


“暗恋没问题,如果是处对象的话,理论上来说是不允许的。”


“那你是不是应该庆幸我当时没有选择留在微草?不然你可没有机会在这里说什么第一步第二步的。”你偏过头去看向他,恰好他也正望着你,眸光如若星辰。


“这倒不会,偶尔也能允许出现例外,因为我是队长。“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你笑道,“那我就好心为你省掉一些麻烦,你直接开始最后一步吧。”




“我喜欢你。”你听见王杰希这样说。


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话语了,可它仍然击中了你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当思念太过积聚,深沉得犹如负赘,总会使一些记忆中的话语浮上心头,让人忍不住想再听一遍,你强忍着笑意开口道:“什么?”


“我喜欢你——”他稍稍拖长了尾音。


“就这样?太普通了吧。”


王杰希轻声叹了口气,随即转过身来面对着你,他缓缓开口道:“我不敢说我比任何人都爱你,我只能说就算是你半夜打电话来我都会接,就算你喝醉了吐我一身我也不会嫌弃,就算风雨再大你要我等你,我也绝不会离开约定地点半步,大概就是这么爱你吧。”


“我被你感动了。”有时直接将实话说出口反而不容易被人相信,你想这句话或许就是最好的例子,不管王杰希信不信,反正事实的确就是如此,短暂的沉默后,你又笑嘻嘻地开口,“那我们之间这白白溜走的七年该怎么办呀?”


“过去的补不回来,但我接下来的每一个七年都归你。”


“王杰希。”没来由的,你只觉得鼻子有些发酸,眼眶有些湿热,就连开口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有些涩涩的,“除去我,你追过别的小姑娘吗?”


“没有,大老爷们儿也没有。”


“那你怎么那么会说话?”


“套路是我从网上学的。”他停顿了一下,“但想和你在一起是真的。”




又是片刻的沉默,因为你正努力抿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


王杰希不再是曾经青训营那个初露锋芒的少年,他已是肩负重任的微草队长、是国家队的一员,而你也不再是那个坐在他临位训练的召唤师。七年时间,很多事情都悄然发生了改变,可此时此刻他就站在你的面前,记忆里那挺拔的身影在你心中依旧清晰,清朗的笑容也仍深深印在你的脑海里,所有的一切都与跟前的这个人交叠,眼前人是心上人,他比阳光灿烂,还比月光柔和。




“说来奇怪,其实很多已经成了习惯的东西我无论如何也改不掉,比如我一向都认为‘好马不吃回头草’,可是却能因为你的一句话而彻底摆脱,难道真的是因为你有特别的魔力,还是因为我真的在乎你?”你吸吸鼻子,伸手揉了揉湿润的眼眶。


“我想应该是后者。”说话间,王杰希温热的手掌抚上你的脸颊,为你拭去了未干的泪痕,“所以,你的答复是?”


“杰希,我十几岁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人,他就像是清风朗月。当时我什么都没想,只想爱他。”


“那现在呢?”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紧接着你的话语应道。




你相信那澎湃的情愫,相信他此刻的眼睛,如果过去的不再发生,如果他的将来依旧属于你。




“还是一样,只想爱你。”你如是说道。




语罢,你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极为梦幻的念头。


感谢王杰希来到你生命中呀,带着山谷的风,带着和煦的阳光,带着郁郁葱葱的森林,然后这些美好的事物连同他一起安放在你的身边,于是就有了温暖的风吹过潮湿的森林,穿越了金色的阳光吹拂在他的身上。


天地顿开,你拥有了一切。






时间从来不喧哗,生命从来不回答,迎着风走下去后,终点仍然是他,爱情本就无关时间,只关乎命运。








-Fin-

评论

热度(1228)

  1. Kpade宵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