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ade

[男神x你][黄少天]蓝雨一枝花被副队拐跑啦

宵旬:

@烦烦的大小眼杰西卡的文字泡 锦绣太太的点文,拖了半年了...[惭愧捂脸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1.


傍晚时分,室内光线有些昏暗,来自电脑荧幕的微光几乎成为坐在离窗户最远处的你唯一的光源,瞥了瞥远处的开关,你最终还是选择维持现状,一来是由于手头任务有些紧,二来则是你完全不想离开座位,而其中后者所占的比重更大一些。


你哼着小曲进行着冰雨最后的升级强化,突然,三下短促而清晰的叩门声混入了鼠标点击声之中,你略有些疑惑地回头张望一眼,在意识到这样根本什么都看不到之后又继续回过头来看向屏幕。


“请进。”你清清嗓子扬声说着,在门被打开之后,你又忍不住嘱咐了一句,“记得把门带上。”


“谢啦。”只听“啪嗒”一声,整个环境顿时亮堂起来,来者将灯打开了,随即便是门被关上的声响,轻缓地脚步声响起,你感觉到那人已来到了你的身后,于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语气轻快地道了声谢,但很快你就皱起了眉头,至于缘由,那是因为你闻到了一股类似炸鸡的香气,“那个......食物禁止入内啊。”


这话一说出口,身后的人就低声笑了起来,霎时间,似乎有一种尴尬的气氛正在蔓延开来。


正当你犹豫着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身后的人率先开口道:“少天,食物禁止入内。”


“喻队。”闻言你连忙回头看去,视线右移,映入你眼帘的是如同犯错的孩子般不知所措的黄少天,“稀客,副队也来啦。抱歉哈,手头事情多无暇顾及他人,刚才不知道。”


喻文州也只是笑着摆摆手,开口道:“少天‘初来乍到’,房主您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


你看喻文州一本正经地说着玩笑话便忍不住咧开嘴,但仍斩钉截铁道:“不行。”


黄少天干笑了两声,尴尬道:“稀客也不行?”


“不行。”你看向黄少天,对着他露出了一个极为灿烂的微笑,“副队长就该以身作则嘛。”


黄少天也自知理亏,在原地沉默地杵了一会儿之后便一脸不舍地将手中的炸鸡放到了屋外。


“行啦。不过是一墙之隔而已,怎么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过会儿出去接着吃也不迟嘛。这条禁令订了好久啦,别见怪别见怪。”见黄少天这幅样子你竟有些于心不忍,双手合十举在面前十分诚恳地说道。


“一回生二回熟,多来两回就知道了,她规矩多得很。”喻文州看看黄少天,笑容略显无奈。




2.


你是蓝雨技术研发部的一员。


关于“蓝雨一枝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原本只在技术部同事间提起的外号流传于整个蓝雨上下,甚至连卢瀚文都管你叫一声“花花姐”。虽然有些无语,但用这个名讳称呼你倒也的确是合适的,毕竟你是蓝雨唯一一个年轻姑娘。


早期冰雨的设计与制作你都有全程参与,后期则直接一人负责起了冰雨的升级与强化。


冰雨是夜雨声烦的武器,与它直接相关的人自然是黄少天。照理来说,每当冰雨改良优化或升级加强时,最常来探班的人应该是黄少天,可事实却不是这样,你与黄少天有过的交流并不多,屈指可数的那几次也不是在技术部的工作室中,而是在每个赛季的庆功宴上,偶尔聊上几句,并且都是寥寥数言,你不是那种会主动与人打交道的人,要不是黄少天天生就能说会道,你们或许连这几次接触都没有。


既然黄少天不亲自来关心冰雨,那来了解强化进度的人又是谁呢?嗯...这个任务十分自然地落到了队长喻文州的身上。喻文州曾经问过黄少天为什么他自己明明十分在意冰雨属性的进展却甚少探访技术部,黄少天美其名曰“信任大家”,信任你的技术水平,也信任喻文州能够代替他监督。


啊呸,什么信任大家,他分明就是嫌宿舍到技术部的路程太远,懒得走过来罢了。在你和喻文州进行一番探讨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并且对此深信不疑。


一来二往的,你和喻文州渐渐熟络起来,甚至有时还会约约饭,某一日你们一起撸串时,你无意间提起了黄少天的事。


“冰雨的改良升级再带上微调都不知道是第几代了,可我竟然都没和巧舌如簧的少天大大说上几句话。”你憋着嘴,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少天大大说他这是‘信任’,这样想想是不是开心点?”喻文州吃了口烤鱿鱼,不紧不慢地说道。


“喻队,一直没跟你说,其实全联盟我最喜欢的选手就是副队。能让他说上一句信任是挺满足的,可是我这都打入蓝雨内部了竟然都和他交集那么少,多可喜,亦多可悲。”你正了正身,十分沉痛地说着。


“那行啊,改天我去和少天说说。”说着,喻文州又嚼起了烤鱿鱼。


你本来不过是随口一提,也把喻文州所言当成了玩笑话,可没想到之后喻文州还真的把黄少天带来了,你本以为黄少天是极其不情愿的,而且那天你还搬出了自己的老一套,让黄少天当晚只能吃用微波炉回温过的“软皮炸鸡”,可令你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之后,黄少天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




3.


“副...副队?”在喻文州与黄少天一同到访后的一天,你所在那间屋子的房门再次被叩响,在看见门外站着的是谁后,你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半天才磕磕绊绊地开口,“怎么过来了?”


“来看看冰雨现在的情况呀,放心,今天什么吃的都没带。”说着,黄少天还摊开了空空如也的双手以证自己的清白。


你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说着“请进请进”一边为黄少天让路。


“实际上强化已经完成了,现在只是收尾工作,不过这个尾巴倒不太好收。”你扔给黄少天一瓶矿泉水,然后又在电脑桌前坐下。


稳稳当当地接住后,黄少天立马拧开瓶盖“咕噜”灌了一口,然后走到你身侧出露一副得意的神情,眉梢弯弯:“为什么不好收尾?难道说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没关系的,要是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话就尽管开口啊,不用不好意思的,你看冰雨都麻烦你那么久了,所以你偶尔来麻烦我一下也未尝不可啊。”


“副队啊,不是我不想麻烦你,是真的没有地方可以麻烦你,荣耀我是肯定打不过你的,但是这方面我倒还是可以吹嘘一番的。”你拢了拢头发,侧过头去对上黄少天的视线,“不过要是愿意来帮忙打新副本的话,那倒是很欢迎。”


“副本?”


“嗯。强化是完成了,可是我发现现在的冰雨看起来似乎还缺了点什么,近期发现新副本出的稀有材料用在冰雨上的话可以增强剑身光感,看起来好看多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材料融合起来失败率特别高,材料爆率又特别低,所以才说收尾难的。”你冲黄少天眨眨眼。


“既然属性都没问题,那这就先放一放呗,用不着在意那么多。”黄少天摆摆手,一副十分大度的样子。


“那不行。”几乎是秒答,“看着冰雨现在这样我不太舒服,剑身看起来都没有原先好看,不能这样亏待它。”


你说得正经,黄少天却忍不住笑出声来:“对冰雨那么好啊。”


“是,基本上就是当儿子养了。”你垂眸思考一会儿开口说道。不过这话倒真是不假,从冰雨被创造出来再到它的各种强化都与你密切相关,就像是看着一个孩子诞生与成长的过程,不夸张地说一句,你应该比黄少天更了解冰雨。


“行,行。”黄少天一副被你打败了的样子,连连点着头,随即又想想起什么般微微瞠目,“对了,除了来看看强化情况,其实我还想着来和你交流交流呢,一回生二回熟嘛,来说说你都有些什么规矩?”


“其实真没什么,那都是喻队污蔑我。”你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比如因为不喜欢工作区充满食物的味道所以食物禁止入内,比如每个人的工作笔迹都得放在桌子左侧,比如不管是谁,用完电脑后都一定得把鼠标放回事先摆放的位置,比如每个人工作前都必须洗手?”黄少天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报出了这么一连串文字。


好吧,不可置否,不过你还是想要为自己辩解一下。


“那个...其实我不让人带吃的进来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为什么?”


“因为我是在这里工作,需要专心致志,是容不得出一点差错的,要是有人在里面吃东西,那我就会闻到食物的味道,那样我就要分心了。”你说完后,还自顾自点了点头。


“看来队长还真的有点误导我,原来是因为这样,不错不错,理由很充分也很有个性,花花,我觉得你特别有意思。”沉默半晌,黄少天开口说道。


这句话的槽点太多,以至于你一下子都不知该如何应对,“呃——”了一声后才想到合适的措辞:“那个...副队啊,你不觉得你这句话就有点像‘女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吗?还有,其实我有大名的。”


“我知道。”黄少天“嘿嘿”一笑,然后就报出了你的名字,说完还连问了三个“对吧”,你只好跟着他的问题频频点头。


“其实你一直叫我副队我还挺别扭的...难不成你不知道我名字?”听了黄少天的话,你脑海里只出现了四个字——明知故问。


“知道啊,黄少天嘛,对吧?对吧对吧?”你学着他的样子说道。


黄少天像是在品味什么一半眯起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对对对,换个叫法试试?”


“黄少。”


“再换一个。”


“阿黄。”


“......”


“...天仔。”


“......”沉吟片刻,黄少天一脸挫败地看向你,“靓女,你的脑回路怎么和大家都不一样呢,再换一个?”


“少天。”


“这就对了嘛。”像是终于听见了满意的答案一般,黄少天打了个响指,似乎心情大好,“这样叫多好,比副队顺耳多了。”




4.


光靠一个人的力量来获取大量稀有材料自然不易,可是在蓝溪阁的帮助下,你倒是轻而易举地获得了不少材料,在经过多次尝试后,符合你审美标准的冰雨终于完工了,属性上得到强化,外观上也美观不少,你忍不住对自己的成果频频称赞。


这段时间内,以往的常客喻文州倒是甚少来访了,取而代之的则是黄少天,每次进行材料合成与强化时他都会在一旁看着,这些时候他往往会变得安静起来,神色凝重而专注,在看见合成失败后他也会和你一样表现出一副泄气的样子,相反的,在冰雨的强化最终完成时,你们两个都难掩兴奋,甚至来了个庆祝的拥抱,而且在这个拥抱之中,黄少天完全处于被动的状态。


其实这个拥抱没有任何动机,只是单纯的情感抒发而已,不过在放开黄少天之后,你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就这样和仰慕已久的选手来了个亲密接触,瞬间乐得不行,不过你也不好意思表现得过于明显,只好绷着脸憋笑,表情要多别扭有多别扭,再抬头看看黄少天,他也没好到那里去,一脸五味杂陈的微妙神情,身子僵在那里毫不动弹。


你觉得好笑,走上前去拍拍他的肩膀道:“天仔啊,不至于吧?抱一下又不会少块肉,不吃亏的呀,你这幅表情算是什么情况?”


“没......”黄少天的嘴巴开开合合几次,最后也只吐出了这样一个字,与平日里的形象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看他还是一副反常的样子,就连耳根都开始泛红,你略有些担心地抬起手来,想要探一探他额头的温度,谁料黄少天却突然向后退了一步,避开了你伸出的手。


你心下一惊,不禁哑然,正当你尴尬得不知该说些什么时,黄少天轻声咳了两声道:“不是,我不是要躲开你,刚刚那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你别误会,我就是有点激动,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抱除我妈以外的女生,所以一下子愣住了...我靠,你笑什么啊,没抱过女生很好笑吗?啊啊...我我我我就不能害羞一下吗!”


黄少天的话把给你逗乐了,让你笑个不停。其实你自己也不明白这句话究竟哪里有笑点,但你就是没来由地高兴起来了,或许只是因为对于自己是除了黄妈妈外唯一一个抱过黄少天的女生这件事感到特别荣幸吧。


在拥抱事件之后,黄少天仍会时不时来找你,其实你心中长存疑惑,在某一天的午后终于忍不住向黄少天提出了这个问题:“少天大大怎么现在来得那么频繁了?”


“来看看儿子。”黄少天没有任何犹豫,直截了当地给出了回答。


“儿子?”你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思考了一会儿黄少天的话后才恍然大悟,“不不不,冰雨那是我儿子。不过要看冰雨的话,不必特地过来吧?”


“那不一样,我自己登游戏看冰雨没有任何意义,在你这里看就感觉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还能跟你学学强化呢。”黄少天正色,冲你摆了摆手道,“还有,谁说儿子就只能一个人照顾?有妈妈,自然就有爸爸嘛。”黄少天俯身看看你,笑容意味深长。


你抬眼对上黄少天的目光,正欲思索一下这话的含义,却被手机铃声打断,你吐吐舌头以示歉意,在接起电话前,冲黄少天眨了眨眼道:“其实吧,我觉得一个人带娃也挺好的。”




5.


在那之后,黄少天与你相遇时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就像是刻意避免与你有所交流一般,黄少天和你的关系又变回了点头之交,你有几次想要拉住他问问所以然,但是看见黄少天躲闪的眼神后还是选择随他去。


某一日你在食堂吃饭时,有一个人慢慢踱到你的桌前,在你对面坐下,抬头看去,发现来人是喻文州。


“喻队好。”虽有些吃惊,但你仍对喻文州礼貌开口,“有什么事吗?”


喻文州微微颔首,撑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后缓缓开口:“没事,看你一个人,就来跟你随便聊聊。”


“行啊。”


“你知道吗,少天现在都不在宿舍里吃外卖了,零食基本也吃得少了,原本桌子乱成一团,现在还会好好归类了,本子全都靠左放。”


“那是好习惯呀。”


“还有,现在他每天训练前都要去洗个手,训练完之后他也会把鼠标好好放回原位了。”喻文州继续开口。


你实在有些摸不清喻文州的意思,略有些迟疑地开口:“唔——那不是很好嘛,是队员们的好榜样呀,喻队你该表扬表扬他。”


“你是不是拒绝少天了?”像是再也按捺不住一般,喻文州选择开门见山。


“啊?”这回你是彻底不知所云了,只发出了一个单音节便微微张着嘴开始发愣。


见了你的反应,喻文州反倒比你更为惊讶起来,你们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对视了一会儿,喻文州才苦笑起来:“不是吧?你是真的不知道?”


“那个...喻队。”你有些迟疑地开口,“其实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闻言,喻文州向后仰去靠上椅背,然后长长吁了口气道:“少天可能表达得不清楚,但我看你们最近关系那么密切,还以为你多少都能猜到一点,没想到你是真的完全没有意识到啊...现在听我说了之后大致能明白吗?少天对你的感情。要是还不明白的话,我都要替少天伤心了啊。”


“我在这方面是真的迟钝得够可以。”这下你是真的明白喻文州的意思了,虽说心中的确欣喜,但同时又有一种无力感,你不禁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不知是在吐槽自己还是在向喻文州作出解释,沉吟片刻,你再次抬首,“喻队,谢谢你告诉我,不然我可能真就一直都不知道了。嗯...我明白啦。”




6.


与喻文州交流后的当天傍晚,你略有些忐忑地待在食堂门口等待目标的出现,看见远处走来的二人时,你突然没来由地紧张起来。喻文州与黄少天离你越来越近,黄少天本在和喻文州喋喋不休地说着话,但在路过你身侧的那一刻,所有的话语都戛然而止。


黄少天侧眸看了你一眼,但似乎并未准备多做停留,见状你连忙走到他身前,张开双臂拦住了他的去路。一切都是你下意识的举动,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之后你突然涨红了脸,尴尬万分地将手臂放下,低着头深呼吸了几口,最终像是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一般猛地抬起头来,结结巴巴地开口道:“那个,那个...能不能...一起去江边散散步?我看那个,今天天气那么好,温度也适中,不散步就浪费了。”语罢,你连忙看向一旁的喻文州,与他交换了一下眼神。


喻文州心领神会连忙帮腔:“挺好的,少天,你刚才不是还说吃得太饱了吗?正好可以去散个步啊。那我先回去了,你们去吧。”喻文州把话撂下,也不顾黄少天作何回应,转身扬长而去。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黄少天自然没法拒绝,一切都如同计划好的一般进行着,唯一不足的一点,恐怕就是以前从未在你们之间出现过的沉默。你不是一个擅长找话题的人,可就这样无言地散步未免也太尴尬,只好努力与黄少天搭话。


“果然这种时候来海边散步就是好啊,晚风吹着特——别舒服。”


“是啊。”


“我觉得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悠闲了,也好久没搞饭后散步这种健康运动了。”


“我也是。”


“果然天气好的时候就能看见不少星星啊。诶你看,那颗星星特别亮。”


“......那个,是飞机。”


靠。


你欲哭无泪,黄少天此刻完全就像变了个人一般,给你的回复永远都只有寥寥数言。你沉默地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直接把心里的想法一股脑全都吐出来。


“那个,其实我......”


“等一下!”你刚开口就被黄少天打断,好像你的话触动了什么神奇的开关一般,他突然伸手捂住了你的嘴,在看见你惊愕的神情后又略有些抱歉地放开。他站在你身前,微微低着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想了想,可能之前是我的问题,果然还是应该跟你好好说清楚,你认真听啊,我,我要跟你告白了。”


你没有料想到他竟真会如此直接地说出口,稍稍有些诧异,无视掉你惊讶的神情,黄少天继续开口道:“我不知道你相不相信一见钟情,反正我是相信的。虽然我这也不能算是‘一见’了,毕竟我们之前也有见过,但是之前几次都是在人特别多的场合,根本没法仔细观察你,所以姑且不算......哎不对,不管到底算不算‘一见’,反正我就是对你钟情了,而且情有独钟,一往情深。说简单点,就是我喜欢你,想...想要跟你谈恋爱。”


不等你开口,黄少天又接着说了下去,仿佛是要说完这些天来未说出的话:“你知道吗,我这两天真的憋得辛苦死了,我想跟你说话,但是又怕你会嫌我烦,我每天看见你都特别开心,但是我还以为你那天是拒绝我了,所以又不敢表现出来,主要是因为我之前没有被人拒绝过,不是不是,我之前都没追过女生,所以突然来这样一下我有些懵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不过事后想想才发现其实是我什么都没说清,完全就是我的问题,哎这一点之前说过了怎么又重复一次......总而言之,就是一句我中意你,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听了这一席话,你的第一反应是想要会以一个最灿烂的笑容,可是你却突然发现嘴角早已在你不自知的时候扬起,甚至都让你觉得自己已经无法笑得更开了。


你抬眸看向黄少天,夜里仅借着远处的路灯发出的光亮不足以让你将他看得明晰,你看不清他泛红的脸颊与耳根,看不见他背在身后因紧张而握住自己左手腕的右手,也看不见他那颗正从未如此激烈鼓动过的心,但是你却能看见他那双明亮的眼睛,或许是因为情绪激动的缘故似乎略有一些湿润,你甚至都能看见从中散发出的充满希冀的微光,那是今晚最亮的星。


“少天——!”你突然唤出了他的名字。


“我听着呢。”


“我答应你啦,你可得对我好一点。”说着你伸出了手,“今后的日子也请多指教啦!”


黄少天握住你伸出的右手,稍稍用力便将你带入怀里,随后一手扣住你的腰身,一手则按在你的脑后极为轻柔地抚摸着你柔软的发。


“请多指教。”他的话语没有被微风吹散,反而更为清晰地被送入你的耳中。




是恋爱的悸动啊,就像浪花拍打礁石涌上岸头一般,它扫过你的心,将你淹没在这份美好之中。








-Fin-

评论

热度(613)

  1. Kpade宵旬 转载了此文字